正文部分

白天出去给姐姐买东西

军训,所有的新生都必须要上的一课,对于这帮精力旺盛的年轻人来说,军训似乎要求的太宽松了点,尤其是那些打算卖弄一下好吸引女孩子注意的家伙们,更是在抱怨军训太宽松了,没有能够把他们给突出出来,可惜这样的人只有寥寥几个而已。相对于那些女孩子和绝大多数的所谓男子汉来说,似乎军训的要求又有些太严格了,古代形容文人所用的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等等的词语用在这些人的身上恐怕是比较合适的,军训没几天就垮了一大片,不少人找借口请假,逃避军训。但是可惜,所有女生的请假基本上都被批准了,但是男生的请假却一个都没有准,无论理由怎么充足,凡是男生的请假全部驳回,无一例外!凡是胆敢无故不参加军训着,记过一次,两次记过就会开除学籍,留校查看,所以尽管辛苦,但是苦命的男同胞们还要咬牙坚持。话有说回来了,天底下没有绝对的事情,白天就请假成功了,不过他不是要逃避军训,他的身体从小就锻炼的非常好,当然不在乎这点训练了,他请假是因为他那个恶魔姐姐生病了,打电话让他过去。人们对于传言总是很热衷,很快白天请假的消息就传遍了,有不少的人也试图去请假,但是却全部被驳回了,在他们抗议的时候,导员说了一句话,把他们全部给封杀了,导员说的是:“如果你们象白天一样,成为一个公认的绝对好人,我也给你们准假!你们谁能做到这一点的,尽管来找我。”没有人能够做到白天那样,白天的经历就是一部传奇,伴随着大多数的同龄人成长,如同百多年前的雷锋,赖宁一样,成为人们行事的准则。凡是知道他们名字的人,对于他们的任何举动,都会望好的一方面去想,这已经形成了一种思维定式,鲜有人去怀疑他们。白天可不会去管别人怎么想,带着银行卡匆匆赶往医院,因为他知道,他那个无良的姐姐叫他去医院的原因无非是希望他出钱而已,他甚至怀疑他去不去医院白云都觉得没有多大关系,只要他把钱送过去就好了。找到了白云的病房,她刚刚打完点滴,正在睡觉,还有一个女孩子在照顾她,看样子应该是她的同学,白天询问过后才明白,他那个姐姐是因为水土不服才生病的,送她来医院的女孩是她的宿舍的室友,也是她的同班同学江菲菲。感谢过江菲菲之后,白天出去给姐姐买东西,却在病房的门口碰到了一个他绝对想不到的人,一个女孩子,一个和他梦中梦到的暗夜长的一模一样的女孩子,她身上穿着一套病号服,显然也是在这里住院的。白天不清楚自己现在是在梦里, 网上博彩游戏网站大全还是在现实中了, 电竞下注平台这个女孩子三番五次的在他的梦中出现, 电竞娱乐投注平台让他怀疑自己这次是不是又在做梦了。感受到白天呆滞的目光, 网上手游棋牌平台女孩的脸微微有些发红,因为白天正站在门口,把门给堵住了,如果她想进屋的话必须等白天让开才可以,可是看白天现在的样子,似乎正在走神,女孩子伸手向白天比划了几下,意思好象是在说请他让开。注意到女孩的动作,白天的一颗心瞬间就沉到了谷底,这个……这个……女孩居然……是哑巴!天啊!怎么会这样?在他的梦中数次出现的女孩子现在居然变成了哑巴,也不知道是他又在做梦了,或者说这根本是造物主开的玩笑呢?女孩见白天没有反应,微嗔着再次向白天比划着,让他让开,白天这才惊醒过来,歉意的对女孩笑了笑,闪身让到一边,可能是他注意力全在女孩的身上,结果不小心撞在了门框上,虽然不疼,但是也把他吓一跳。女孩似乎被白天的样子逗乐了,发出无声的微笑,这笑容让白天的心再次为之一颤,对于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女孩,白天有种没有由来的关切,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只是很想和她一起分担痛苦、分享欢乐。女孩看着发呆的白天,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嘴,然后摆摆手,表示自己不能说话,后来又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企业动态然后用力的点了点头,似乎是表示自己可以听到别人说什么。这可引起了白天的兴趣,一般来说,耳聋的人绝大部分都是哑巴,而且哑巴也绝大多数的耳朵聋,象这个女孩子这样的还真少见,很有可能是她进期才因为某种不知名的原因失去说话的能力的。“你好,我叫白天!”白天主动自我介绍,他心地十分的想认识这个女孩子,不仅仅是因为她的容貌和他梦中女孩子一样,他想了解她的一切,包括自己对她的那种莫名的熟悉感,他有一种直觉,他和这个女孩子之间似乎有很复杂的关系。女孩子礼貌性的伸出了手,和白天握了握手,然后在白天的手心用手指写下两个字:暗夜!白天当时就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这个女孩子真的叫暗夜,不仅容貌和他梦到的女孩子一样,甚至名字都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现实中这个女孩子是一个哑巴,而他梦中的暗夜却是一个让人觉得危险的精明女孩。“你真的叫暗夜吗?”梦和现实联系在一起了,白天感到有些无所适从,在他十几年的生命之中,从来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个素为谋面的人居然会出现在他的梦中,太奇怪了!女孩使劲的点了点头,指了指白天,又指了指外面,似乎在询问白天的姓名是不是就是说的外面的白天?白天大概看懂了女孩的意思,点点头,笑着道:“我就是那个白天,白天晚上的白天。你的名字也很奇特呀,我曾经梦到过你。”白天索性把话题摊开了。女孩一脸的茫然,显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脸色微微有些发红,可能是以为白天想用这种手段追求她吧!羞涩的笑笑,闪身进入病房,在白云旁边的床位上坐下,看了白天一眼,然后低头不语。白天好象受到了魔鬼的蛊惑一般,鬼使神差的就坐到了女孩的身边,这个举动把女孩给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向一边闪避,警戒的看着白天,眼神之中充满着戒备,还有一丝的恐惧。白天在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举动的不合适,尴尬的笑了笑,站到一边,但是目光却一直在女孩的脸上没有离开。女孩似乎对白天无礼的注视没有什么恶感,只是有些羞涩而已,一直低着头,但是目光却也在不时的偷偷瞟向白天,但是在迎上白天的目光时又会迅速的避开,那种含羞带怯的举动简直就是在诱人犯罪。“喂!白天,你不是要去给你姐姐买东西吗?还发什么呆呀?快去吧!”一个不识趣的声音打扰了病房里的平静,正是白云的同学江菲菲,她也是处于一分的嫉妒,凭她的容貌,可是比那个哑巴要好多了,但是这个白天只是扫了她一眼,目光从没有在她的身上停留,现在却对着一个姿色平凡的哑巴眉目传情,这让她的自尊心大受打击,所以这才出声破坏两人好事的。白天这才醒悟过来,房间里还有一个半大灯泡,至于那半个,当然指的就是他那个正在睡觉的姐姐了。白天留给那个叫暗夜的女孩一个‘我很快就回来’的眼神,然后迅速的转身离开,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再回头看江菲菲一眼。江菲菲自感被侮辱了,对着白天离开的背影低声嘟囔着什么,似乎在责怪白天有眼无珠,居然有眼不识金香玉,对她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不屑一顾,却对一个残废那么的款款深情,难道说白天的品位就这么低下吗?或者是说这个做了十几年好事的人又要发善心了呢?江菲菲的表情全部都落在了暗夜的眼里,但是她却丝毫没有兴奋的样子,比过了一个漂亮的大美女对她来说似乎是一件根本就不值得称道的事情,亦或者是说她已经不去关心容貌以外的东西了。只是暗夜的眼里却有一丝阴谋得逞的味道,如果白天看见的话,肯定会发现暗夜现在的眼神和他做梦时梦到的那个暗夜的眼神是一模一样的,可惜现在白天没有在这,自然也就见识不到了,否则还不把他给吓的立刻逃跑才怪呢。白天动作还是很快的,或者说花钱办事比较容易,一会的功夫白天就回来了,不仅给姐姐买了一大堆的东西,还顺便给替他照顾姐姐的江菲菲买了点零食,让江菲菲大为高兴,对着白天不断的点头微笑,可惜白天的心思全放在了暗夜的身上,一回来就和暗夜指手画脚的比划着说什么去了,根本就没有去注意她那些,这又让江菲菲感到有些失望。“他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家伙!”这是江菲菲第一次见到白天以后对白天的评语。

  五五购物节:“上海牌”的互联网野心

避孕是很多成年男女做爱时首先会考虑的事情,即不会损伤女的身体健康,也不会破坏原有的生活,让夫妻生活无后顾之忧,对于不同情景,避孕方式也有不同,那么,夫妻最好的避孕方式有哪些?

,,金沙电子游戏网址

Powered by 真人美女棋牌游戏排行榜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